中甲

晚餐

2019-12-04 07:26: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想起这件事心中总有一种感激、感动和快乐。说来也怪,连最细微的情节至今都历历在目。当从记忆中回到现实,却又生出一丝朦朦胧胧的惆怅和无奈。

那是黄昏时分,夕阳已经西坠,一抹淡淡的红色渲染着山峦的边缘,光芒从山巅的那边四射开来,呈现出一片金黄色的美丽,形成了一个扇形的光瀑,倒挂在天空。当这彩色扇形逐渐缩小拉长,天空的色泽也就越来越暗,慢慢地、慢慢地,山和天就融为漆黑一体了。

天很冷,虽然算不得刺骨严寒,但因骑摩托车的缘故,我也被冻得手脚麻木。在我急急回奔的途中,真的不巧,车胎爆破。我置身在这上不着村、下不着店的山谷,又恰在这月黑风高的寒夜。万般无奈的我,只得吃力地推着车子前行,在这偏僻的山村,不仅说遇不上一部过往车辆,连行人也没遇见。在我推车乏力的时候,终于看见前方有了灯光,而且还看到了屋顶上冒出炊烟的火星。累得气喘的身子和饿得咕咕叫的肚子也都看到了希望。

我来到了这座屋前。这是一座独宅,厨房的门正好对着我来的公路,有位年轻的妇女正坐在灶口做饭,从灶膛里透出的火苗把她的脸庞映衬得红扑扑的。她身穿一件褪色的淡红呢褂,外面罩着一件围裙。我走近才发现她弯曲的胳膊搂抱着一个婴儿,婴儿睡的很甜,以至于他的母亲锅前灶下的转来转去都没能搅醒他的梦。

我走到门外,一股饭香扑面而来,我认为这是世界上最令人感到愉快和温馨的气味,我的肚子的确空了,在这股饭香的诱惑下,真的感到好饿。女主人见有人来,即探出头。我急切的说:“大嫂,能借个光吗?”她很热情的邀请:“请进。”

我一进门,全身立刻暖和起来。这时,从房里跳出一个小女孩,约莫六七岁的年龄,一套花格子的衣服,很是整洁,头上两个羊角辫一摆一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对我直闪。我友好的对她笑笑:“小朋友好!”。她的母亲用着温和而不失威严的语气说:“你快去做作业,等会爹爹和爸爸就回家了。”女孩很听话的进去了。

我坐下几分钟,从漆黑的门外进来一个青年,后面跟着一个长者。他俩都穿着粗蓝布上衣,脚上穿着半新的皮鞋,皮鞋上布满了灰尘。两人长的十分相像,都是瘦长脸,高个子。

他俩同时打量了我一下。她边做饭边说:“过路的,车坏了。”

我立刻起身,微笑着说:“打扰了!”

“好,没关系。”年长的说。他脸上的表情既不亲热也不冷淡。

年青的来到灶前,替他的妻子往灶膛里塞进一把柴火,一边搓着双手向灶口取暖,一边问我:“什么车?哪儿坏了?”

“摩托车,爆胎了。”

“那问题不大,等会我帮你补吧。”

我很激动:“那真感谢您!师傅。”我觉得该问问人家贵姓了:“请问师傅您贵姓?”

他说:“免贵姓张。”

“那打扰您还要麻烦您,不好意思呀。”

“没关系,出门在外,谁没个难处呢?!先吃了晚饭再说吧。”

五个菜:炒青菜、炖萝卜、炖鸡蛋、腌菜秆、咸肉片,外加一小盘辣椒酱。相对简朴。小张师傅对着房门喊:“小玲,吃饭了。吃了再做作业。”

我们围坐在桌旁,滋滋有味的吃着饭。女主人笑着说“没好的招待,也来不及去买,将就着吃一顿吧。”我很感动:“客气了。这就很不错了。很感谢了!”张老话不多,吃着闷饭,也很少有笑脸。

我和张师傅倒很投缘,边吃边聊,张师傅对我笑着说:“大孩一年级,小孩才半岁。上有老、下有小。我和她都下岗了,这日子过的很紧巴。我们人没用呀,你见笑了。呵呵。”他自我笑笑,算是解嘲,接着说:“话说回头,现在下岗的也太多了。”

我说:“是呀,世界性的经济危机,没办法。日子过得紧巴的不是一家两家。会好的!”

他说:“我村子里在外打工的都提前回家了,这一年也没挣到多少钱。有些缺德的老板自己跑了,他们的血汗钱都没给。哎………”

这时,睡得很甜的小孩,也许是知道大人们都在吃饭,他也醒来了,哭闹着。张师傅起身拿来一个匙子,一边递给女主人,一边对我说:“孩子虽才半岁,但他妈妈没奶水,现在的奶粉有毒,不敢给孩子吃,就只好熬点稀饭、炖个鸡蛋喂孩子。”

女主人接话:“鸡蛋里都有毒,要不是自家看的鸡下的蛋,我们也不敢去买鸡蛋的。现在吃什么安全呀?你看,小孩很瘦呀,营养跟不上。”

我瞄了一眼正滋滋有味喝着他母亲喂的鸡蛋汤的小孩,的确很瘦,也不是很精神,显得很虚弱。虽穿了不少的棉衣,但一双小手不停的划弄着,双脚也乱蹬。

张老吃完了,冲我一笑:“你慢吃。”我也对他笑笑,算是回礼。

张师傅说:“我爸话不多,人很木讷。但心肠不坏,为人处事实在。你别介意。”

我笑着说:“张伯人好,我看得出来。”

张老离开桌子,开始洗手脚。张师傅说:“我爸还要到山里去睡觉,筶了几筶茯苓,晚上要看,不然就帮了盗贼的忙了。不想办法搞钱,日子就真的难以为继呀。”

不一会儿功夫,张老就洗好了,拿个手电筒出门了。出门时对我客气的说了一句:“我不陪了。”我敬重地说:“您老保重!”我目送着张老坚定地跨进夜幕,并久久地注视着那束光柱一上一下、忽明忽暗而又信心百倍地划破漆黑,心中油然而生敬意,同时也生出许多惆怅和心酸………..

张师傅也许看破了我的心事,说:“我们吃,老人家习惯了。也是迫不得已呀,孩子小,我去家里不行。”

我和他、她都沉默了几分钟,各自吃着饭。我也知道他们心里不是很好受。我吃饱了,放下筷子,谢着张师傅和他的妻子:“谢谢了,我吃饱了。”张师傅也放下碗,离开桌子。说:“修车去。”

我紧跟其后,来到堂屋。张师傅打开大门,把摩托车很轻松的推进来。拿出一套工具,修理起来,而且很专业。我好奇地问:“张师傅,你还会修车?”他说:“我小时候很调皮,什么都好玩,都好学,修车是拿手的啦。我当兵之前就是出名的修车师傅。”他说这话时,头扬起了一下,脸上也荡漾着自豪,“我退伍回家,被安排到一家公司,这个手艺也没丢。”他歇了歇,说:“现在双双下岗,我的这个手艺真的派上用场了。嗨,现在就准备靠它养家糊口了。”

我高兴地附和:“好,有个手艺就是不一样。真是大师傅!”

我望着忙碌的张师傅,心中升起一股敬意:经济危机也好,双双下岗也好,家境困难也好,孩子幼小虚弱也好,在勤劳肯干、意志坚强和乐观者面前又算什么呢?

车子很快就修好了,张师傅又亲自把轮胎冲足气,拍打着油污的双手,高兴地说:“我说问题不大吧,就半个小时搞定了。”

我掏出钱,问:“张师傅,多少钱?”

“要什么钱?我目前还是兼职的,等哪天我真的以此为生的时候,我再收钱。”

“那不行,饭钱我就不说了,修车的费用一定要给的。再说你家的条件………”

没等我说完,张师傅打断我的话:“你也别小瞧我,我们一家子都还能干,日子还是过得下去的。再说了,就你给我的修理费,我家的日子就富裕了?不要再说了,我们就算互相结识一个朋友。哪天我到你家去,你好好招待我一次,不就得了吗?”

我被他的诙谐和豪爽所感动,无话可说了。我更被他的精神和意志所感染,无话可说了。

他挽留我明天再走,说晚上不仅很冷,而且不安全。我因为过多的打搅他全家以及避免妻子的担忧,我执意回程。

他把车子推出堂屋并发动,嘱咐我一路小心。

我骑上摩托,挥手致别。虽短短两个多小时的交往,已让我恋恋不舍!一路上虽然寒风比先前更紧,寒冷也更甚,但我仍觉得暖意盎然!车辆行驶得也更加稳健!

这件事情虽然已经过去月余,但每次想起就心生愉快和感动。特别是面对日益严重的经济危机和下滑的经济、看到失业的人群越来越多而感到无限惆怅和无奈时,想起那顿愉快、简朴的晚餐,想起张师傅的一家子,尤其是看到许多失业的人们正在努力寻找新的出路,心情就开朗多了!

共 05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温暖的场面在作者笔下栩栩如生,寥寥几笔就把一个人物刻画的非常到位。我们喜欢这样温情的世界,更尊重这样乐观生活的人。【编辑:轩辕古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

1 楼 文友: 2008-12-20 21:19:27 谢谢编辑的鼓励!

2 楼 文友: 2008-12-20 21:4 :29 水平有限,没能写好。作为精品推荐,实为不安!感谢编辑和编辑部对我的鼓励和支持!我会努力学习,更加精益求精!

 楼 文友: 2008-12-2 14:16: 5 谢谢微尘的点评和鼓励!

4 楼 文友: 2015-09-12 19:27:20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

赣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武汉中际中西医结合癫痫医院怎么样
镇江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汕头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妇科医院哪个比较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