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巴勒斯坦游记参观耶稣的诞生地

2019-06-09 08:46: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怀孕腰酸背痛是缺钙吗
怎么医治骨质疏松
一天中吃钙片最佳时间

通往完全由巴勒斯坦控制的“A区”提示牌,提醒以色列公民进入此地违法且不安全

过了这块石墩,就是进入了“A区”

这本应是“我的应许之地--以色列游记”第九集,但此时加这个副题就有些尴尬,因为本篇及后面两篇写的都不是以色列的地盘,所以就中断了这个顺序。懂点时事的人都知道,巴勒斯坦控制区是“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后者相对比较独立,也因为局势不宁,而成为旅游者无法涉足的地区。而前者,由于以色列不断兴建犹太人定居点,导致巴以双方处在一种犬牙交错的境地,在国际上也引起了很大争议。在写文章的同时,以色列也刚刚通过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合法化法案,这必将加剧混乱局势。

约旦河西岸被划分为三种区域,第一种A区是完全由巴勒斯坦管辖,包括伯利恒、杰里科、拉马拉这样的城市,道路进入这类的区域,路边会有红色大牌醒目提示:以色列人禁止进入。B区是由巴勒斯坦管辖民政,以色列管辖军事。而占大多数面积的C区则完全由以色列管辖。而刚才所说的这些城市拥有诸多古迹,也是旅游的目的地。由于时间有限,我选择了耶稣的诞生地--伯利恒(Bethlehem)。

从耶路撒冷出发去伯利恒,并不远。但是注意,不能自驾车,因为租车的车牌是以色列的。当天又是犹太新年,也没有以色列公共汽车(当然以色列的公共汽车也到不了那里)。需要在老城的大马士革门附近乘坐阿拉伯公共汽车,(在以色列最大的问题,就是你得分清今天是哪个民族在过节)不过这个车是用以色列货币(NIS)买车票的。(巴勒斯坦没有自己货币,不得不用敌人的)

巴勒斯坦的集市

巴勒斯坦商店卖的女装

巴勒斯坦集市

伯利恒的小巷和过街楼

伯利恒一家市场的服装摊位

伯利恒街景

路程并不远,大概40分钟就到。耶路撒冷附近都是光秃秃的丘陵地带,伯利恒也是个带着高低落差的城市,所有建筑几乎都是一个颜色。下车地点是一个普通的车站,没有什么辨识物,以至于回来时不得不打车。从这里走到核心景点大概要15分钟,穿过一个市场还有狭窄的小巷。刚刚早上8点,街上人不多,都是为商店开张做准备的居民。我第一次来到巴勒斯坦地区,还比较紧张,下意识的看了看书包,没有拿出相机。这边的街景比较陈旧破败一些,市场里卖的都是很低端的商品,不过潜意识里防备的不友好的目光并没有出现,也许这里的居民对游客早就习以为常,也许我是戴着以色列的眼镜看巴勒斯坦人。

伯利恒的历史可以说是相当悠久,犹太人历史上最伟大的君王--大卫也是出生在这里。而耶稣是出生在伯利恒的一个马槽里,所以城里的主要景点位于马槽广场“Manger Square”,面积不大的广场里停满了各种出租车。广场旁边就是知名的“主诞教堂”(Church of Nativity,也被叫做圣诞教堂),就是为了纪念耶稣诞生而建,历史可以追溯到首次承认基督教的4世纪君士坦丁大帝时期。教堂也是几次毁坏几次改建,如今从外面看,并不宏伟,也不漂亮。就像一座白色砖石搭建的城堡,只有钟楼略显突出。比较有特色的是,教堂没有正门,只有一个非常狭小,不到一人高的石门,名为“谦卑之门”,顾名思义,这是要表示来到圣地,必须躬身而入。另一方面,是十字军对此进行的改造,避免阿拉伯骑兵直接冲入教堂。

伯利恒主诞教堂

伯利恒主诞教堂没有宽敞的大门,只有这座低矮的“谦卑之门”

教堂内部稍微有点让人失望,显得很昏暗,由于正在进行施工,内部装饰被裹得严严实实。这里每年的圣诞弥撒都会向全世界直播,不知是不是为直播做准备。教堂内已经有不少人,似乎是在举行东正教的仪式,所以祭坛的区域也无法进入,估计要等很久。教堂的核心就是耶稣出生的“马槽”,也无法进去,我想干脆先出去逛逛吧。这个时候来到马槽广场,立马儿围上一堆出租车司机,都是做周边游的,我挑了一个巴勒斯坦大叔。上车前说好了,就去看看巴以隔离墙。结果刚一开车,司机就说还可以带你看看其他景点,有个Herodium(希律堡)特别好,还可以经过ABC区,路过定居点什么的,我觉得时间还充裕,多看看也好,就答应了。这大叔一看推销成功,心情大好,也不断的附和我关于中巴友好一类的话题。

主诞教堂

主诞教堂旁边的圣凯瑟琳教堂

主诞教堂门前的马槽广场

巴勒斯坦司机在班克西的和平涂鸦前留影

巴以隔离墙兴建于本世纪初的几年,当时沙龙强行参观耶路撒冷圣殿山,当选总理后,政策更加激进,引起了巴方的强烈抗争,大量的自杀袭击也导致不少以色列人死亡。于是以方开始以建墙的形式,来清晰区分双方的界限,有的墙将犹太人定居点保护起来,也坐实了这些定居点的建立。巴勒斯坦人将此墙称为种族隔离墙,本来他们可以在双方地界自由出入。我所看到的隔离墙有5、6米高,灰色水泥搭成,还有瞭望塔,墙下可以通行汽车的只是很窄的一条道,给巴勒斯坦的人生活带来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当然,来看的不是这灰扑扑的墙本身,而是“墙”带来的社会现实,以及墙上的涂鸦。水泥的墙建立起来了,心里的墙早已铸成。这不由得让人联想起柏林墙。两堵墙都带来了生离死别,都带来了扑朔迷离的局势。只不过,以色列的墙是加剧了两个敌对民族的矛盾,而柏林墙是在同根生的人民中,因为意识形态而造成的。隔离墙上绘有不少表达和平主题的绘画,因此成为了景点。除了隔离墙上的绘画之外,还有几幅英国艺术家班克西的作品,他在伯利恒很多角落画了不少涂鸦,有的因为时间的推移,颜色已经变淡。热情的巴勒斯坦司机带我一一去看。我和司机大叔的英语都不太好,只能凑凑活活的交流,虽然作为旅游业者,他表现的热情乐观,不过也可以感受到这种生活状态的无奈。比如谈起当时刚刚去世的佩雷斯,他评价不高,认为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去耶路撒冷参加葬礼,简直是“Crazy”。

巴以隔离墙和上面的涂鸦

巴以隔离墙和上面的涂鸦

巴以隔离墙和上面的涂鸦

巴以隔离墙和上面的涂鸦,墙旁边道路非常狭窄

巴以隔离墙和上面的涂鸦

巴以隔离墙和上面的涂鸦

巴以隔离墙和上面的涂鸦

巴以隔离墙和上面的涂鸦

巴以隔离墙和上面的涂鸦

巴以隔离墙和上面的涂鸦

英国画家班克西画的和平涂鸦

英国画家班克西画的和平涂鸦

希律堡在郊区,很远就能看到,是一座光秃秃的“火山”(山型和火山一样),明显能感觉到人工的痕迹,很宏伟的样子。这是公元前犹太国王希律的宫殿所在地。这座山属于以色列完全控制的C区,不过巴勒斯坦司机来到这里没有任何障碍。车要开到半山腰的景区大门,然后游客再爬到山顶的宫殿遗迹,这就相当于“火山口”的位置,几乎没有游人,骄阳下,看到白色大石块堆成的堡垒和其他建筑,作为两千年前的建筑,这无疑相当的气派。还有地道通往半山腰,可见当年施工的工作量相当大。希律王本人的墓也建在山上。这里的建筑后来在罗马人的进攻中被毁坏,与此同期,罗马军队攻陷了死海边上的梅察达,守卫在那里的上千犹太人集体自尽。那也是一个山顶的要塞。这也是以色列军队誓词“梅察达永远不会再次陷落”之由来。

希律堡所在的山丘,远看确实比较漂亮

从希律堡眺望定居点、城市等

希律堡顶部复原当年建筑

希律堡顶部的宫殿建筑

希律堡遗址

下山要从山中的洞穴通行

上面是希律王之墓

告别了司机大叔,再次回到主诞教堂。宗教仪式仍然没有结束,排队看起来还是遥遥无期。正好有其他中国游客也在排队,来了个当地人自称是导游,说每个人给他10NIS,就可以不用排队,他把大家带进去参观耶稣降生的马槽。好在这哥们收钱办事,他把大家拉到出口附近,跟里面的保安说了说,过了不久,就“悄悄的进村”了。马槽在一处地穴,沿着教堂中心位置的台阶下去,这里面积不大,灯光昏暗,众人围绕的一处小神龛,地面上镶嵌着银色的十四角星,这就是耶稣降生的位置。而十四角星旁边挂着十五盏灯,这些灯和圣墓大教堂一样,是由天主教、东正教、亚美尼亚教会分别管理,是历年斗争的结果,绝不容变化的。在拥挤的人流中,我匆忙伏下拜了一下。对面还有灯光昏暗的小神龛,是纪念“三博士来拜”的。从主诞教堂出来,应该是感受些仙气吧,不过更多是迷茫和饥饿。午餐就在马槽广场附近解决了,沿山修建的路周边,是热闹的市场,也有不少饭馆,吃的就是鹰嘴豆泥和法拉菲大丸子,看来虽然有种族上的不睦,但吃的还是一样。

主诞教堂内部

主诞教堂内通往地下室的楼梯

纪念三博士的神龛

地下室内狭小昏暗

这就是耶稣诞生的地方,如今镶嵌着银色十四角星

时间有限,就没有去其他约旦河西岸城市,如果再有两天时间,这些地方还可以看看,都在国际中拥有相当高的知名度,而且都是历史古城:

杰里科(Jericho):世界上连续有人居住的最古老的城市之一;

拉马拉(Ramallah,也译为拉姆安拉):巴勒斯坦政府机构所在地,有阿拉法特的墓;

希伯伦(Hebron):也是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共同的圣地,因为拥有亚伯拉罕的墓,如今是清真寺;

纳布卢斯(Nablus):撒玛利亚的核心地带,旧城可以和耶路撒冷相比;

杰宁(Jenin):约旦河西岸最北部的城市,也有古城,可以从拿撒勒方向进入。

伯利恒城中心的山寨星巴克挺知名

午饭:鹰嘴豆泥

午饭:法拉菲(大素丸子)+沙拉

炸丸子的小贩

宁波大榭招商国际码头参加大榭港区规范化建设试点工作座谈会
宅女的福音:懒人瘦身操让你轻松瘦身
镇江港西进战略成果丰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