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田 地

2019-09-13 04:10: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田地自出道十几年来,在同行眼中充其量是个“百万级”的小混混。“百万级”是指其承包的单个建筑工程总造价最高不会超过一百万元人民币。这点连田地自己也时常“嗨嗨嗨”尴尬地笑笑默认了。说白点,只要社会上有什么疏窨井、修厕所、拆危房、挖下水管道等脏活累活险活重活苦活,田地是身先士卒,来者不拒,多多益然。拿田地的话来说,我不是什么公务员、机关干部。又没有掌权的爹,当官的娘。生的是“鸡扒命”,靠自己觅食赚钱,养家糊口。
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做事不可做绝,看人不可看扁。连瓦片都有翻身日,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呐。最近,业内流传着这样一则消息,说田地不仅史无前例的承接了一笔千万元的大工程,而且还和某长交上了朋友。在人们心目中,这某长可不是你说想交朋友就能交上朋友的人。此长为人处事挺有一套,不说他见群众肚子大(昂首挺胸凸肚),见上级屁股大(弯腰屈膝翘臀)。就拿中国的“国粹”,请客送礼这一套来说,某长运用的可谓已达炉火纯青地步。他自定了好几个不收,如不相识的人送的礼不收、虽相识但不可靠的人送的礼不收、替相识也可靠的人办事如还没办好或办不成功的人的礼不收等等。
我知道,田地和某长是老乡,可谓相识。但某长绝不会无缘无故把田地这个打工者称为“朋友”,至多冠个“熟人”称呼已算抬举他了。否则,某长的“朋友”真可说遍天下了。
我和田地关系不错,因为我们是小学同班同桌同学。当时,我家离学校较远,田地的家就在学校附近。有几次风雨交加、电闪雷鸣,我不敢回家,就在他家混吃混喝混睡。瞅准机会,我揪住田地不放,把他弄到一个小酒馆,想探索田地和某长间的奥秘。半斤高度烧酒下肚,田地脸红耳赤,满头冒汗,如一只三伏天的大狼狗,“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吐了真言。
“那天,替我工地运废土的自卸车不知怎的,把某长家的花园围墙撞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还压坏了园内的几株花草树木。某长夫人见状,大发雷霆。说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某长这个人,要不是看在你小老乡的份上,早把你工地给查封了。的确,在当地,谁敢在某长这个太岁头上动土呢。我连忙主动替某长家修好围墙补种花木,并多次上门赔礼道歉。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呃——”田地响亮地打了一个酒嗝后,“嘿嘿嘿”狡黠地笑笑,不说了。
“你这小子,这出闹剧是不是你一手策划的?”我从中似乎嗅到了什么。
“谁说的?”被我这么一点,田地的酒似乎醒了一半,他瞪着血红的眼睛望着我,“这可是你说的与我无关!”

共 100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田地是个小包工头,为了生存,在市场的缝隙中挣扎,但他又是个有心计的人,为了包揽工程,耍尽了小聪明与权贵拉拢...... 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5-01-19 10: 8:42 期盼新作!
2 楼 文友: 2015-01-19 10:46:50 谢谢本家高手点评肯定.孩子口臭
丁桂薏芽健脾吃多久
必备的旅游出行物品
小孩为什么流鼻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