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一世之尊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世间安得双全法

2019-10-18 23:50: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世之尊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世间安得双全法

刀光剑气与枪影拳印飞舞于江上,各有来回,激得怒江波浪滔天,咆哮更甚,一副末日景象。

闻景刚听见刘韵陶死讯,还没来得及绕开正面,赶去援助苗聪,六道轮回之主的通告便响于他的耳中,震惊得他险些跌落江中。

对于苗聪的实力,他是非常了解的,若他陷入疯狂,将那逆天功法推动到极致,纵使自己,也不敢直面锋芒,现在又非死亡任务,义军阵营的轮回者哪可能如此短时间内杀得了他?

他们虽然有诡异又强大的功法,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杀掉影王,但不该如此毫无限制,否则这样的实力对比下,自身该是死亡任务!

惊疑不定,思绪万千,闻景放弃了协同其他队员去西丘援助的想法,重归大阵,继续进攻义军营地。

这次的任务真是见了鬼了!

…………

营地之中,江芷微连鞘带剑猛地向后抽出,于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致命一击。

可直到此时,她都没有感应到敌人,似乎一切都是自身的幻觉。

铮!剑如龙吟,脱鞘而出,江芷微全凭秋风未动蝉先觉的本能做出应变。

当!

金铁交鸣之声乍响,白虹贯日剑的剑身又挡∧住了一击!

稍微落后于她的赵恒只看见江芷微形如发疯,莫名催剑,周围毫无异常,心中一动,当机立断催发了“玄黄帝袍”!

黄金巨龙刚刚飞出,垂下道道玄黄之气,赵恒后侧虚空突地刺出一截近乎透明的狭窄剑尖,毫无征兆,危险内藏,快若迅雷,正中他的背心。

笃!功德加身,玄黄荡漾。挡住了这极具爆发力和穿透力的一击!

阮玉书在江芷微白虹贯日剑脱鞘时就已反应过来,七仙琴漂浮身前,双手急抚,周遭顿时响起黄鹂之声、喜鹊之声等,激荡气流,于每一个地方都演绎出不同之音,恰似百鸟齐鸣,朝拜凤凰。

虚空应和,有细微震荡,而藏着敌人的地方。震荡有所异常,江芷微猛然转身,右手握住剑柄,直直刺了过去,剑光纯粹,吸纳了附近所有光线,让一切幽幽暗暗,让对面之人的时光和思维都似乎变得迟缓,眼里只得这道美若惊鸿的剑影!

但在她出剑之时。敌人已提前回退,遁出了琴音范围,稍微停滞便消失于营地中。

不敢怠慢,江芷微提前守在阮玉书身前。赵恒保护侧方,阮玉书琴音不断,叮叮咚咚,音符连成了泉水。清澈流向四面八方。

旁边的徐巍目光略显呆滞,好像有点莫名其妙,没有发现敌人而是看到一群疯子的莫名其妙。

轰隆!

营地被打塌非紧要一角。不少将佐兵卒化作残尸肉泥,血液渗入土中,而朝廷大军则被反击弄沉了一艘战船,上面开窍期好手当即身亡,沉入江中,两名外景受了重伤,未能及时上浮,半边身体跌进封印以下。

一缕缕鲜血冒出,旋即化入江水,那两名外景再没有浮起,似乎被江底怪物分尸。

一番好战,各有损伤,见大阵枢机难破,其余地方毁了又生,无法得逞,朝廷只得鸣金收兵,江面硝烟散去,唯闻水浪咆哮

,不见刚才的光影血肉。

直到此时,江芷微才稍微松了口气,上三品强者终于能腾出手来了,刺客当不敢再次出手。

“刚才的刺客要么是宗师,要么有杀招和秘法在短暂时间内将攻击提升到宗师水准。”她传音阮玉书和赵恒。

使用法身绝招时,江芷微自身都有近乎宗师的攻击力,再加上催发极品宝剑,都能媲美用普通招式的外景巅峰,因此不能肯定刺客就是宗师。

犹是如此,刺客在义军内的身份也多半不低!

阮玉书单手抱琴,右手依旧做抚琴状:“借助虚空隐遁刺杀这点很像罗教之人。”

罗教完整修炼《无生老母降世经》的只有每一代圣女,其余包括法王在内,仅可以修炼其中的部分功法,他们真正主修的有《真空家乡密卷》等,尤为擅长虚空之力,即使没到法身,亦可以借虚空隐匿或逃遁,相当难缠,精于刺杀。

“或许是有相类效果的血脉,否则就是兑换了罗教功法的轮回者。”赵恒心有余悸道,若非自身见机得当,没有犹豫,光靠不催发的玄黄帝袍,已然被刺杀!

从刘韵陶与苗聪被杀的提示判断,这一波当是轮回者的袭击,不排除罗教身份轮回者以真作假。

…………

孟奇周身窍穴打开,疯狂吞吐着天地元气,补充消耗,恢复伤势。

苗聪最后一击时,他已无力再催发昆仑道袍,只能拼着它本身的特质和自己的强横肉身硬抗,受了不轻的伤势。

瞄了一眼走过来的齐正言,孟奇呲牙咧齿道:“再搞不定就只能求齐师兄你援手了。”

齐正言比他快几息杀掉刘韵陶,此时波澜不兴道:“一次出错正常,连续应对出错,只能说明你另有图谋。”

所以,我就先隔岸观火。

孟奇干笑两声,只觉浑身酸痛:“这货的功法真够逆天,我还是第一次被实际境界比自身低的人弄成这样。”

“确实逆天,破绽也大。”齐正言轻描淡写说了两句。

魔主这种老怪物,什么类型的功法没见过,齐正言得到他的经验和见识便是最大的收获!

此时,江上战船沉没一艘,朝廷大军收兵退去,并且没有江芷微等人身亡的提示响起,孟奇总算放松了一点,之前不是不想赶紧回援,而是营地大阵开启,自身回去也进不去,反倒容易被朝廷强者围攻。

松了松筋骨,孟奇走到苗聪身边,将他的宝兵铜棍收起,将他的芥子环取下,精神一刺。暗运元始金章法门,在自毁发动前将烙印消除。

芥子环内空空荡荡,没有孟奇最期待的功法密卷或玉简,只得几个小玉瓶,里面各有一枚不同种类的延寿丹药。

“这货的善功都花在兑换延寿丹药上面了……”孟奇叹了口气,这些延寿丹药并非常规所见那些,各自都有别的效果,比如瞬间恢复消耗之类,故而善功肯定不菲,由此可见。苗聪已经将常见的延寿丹药吃了个遍!

“再有延寿丹药,他也终生无望法身。”齐正言评了一句,告诉孟奇那门功法的真正后患。

听他的意思,连六道都弥补不了!

孟奇收拾好战利品,带上苗聪的尸体,与齐正言一起往营地返回。

让他寿尽而亡便能模糊凶手,不激怒苗虎。

“齐师兄,刘韵陶的芥子环和宝兵,你自己收着。若是离队,日后没有帮衬,消耗肯定不少。”进入任务以来,危险一环扣一环。步步惊心,稍有闪失就全盘皆输,惨遭抹杀,孟奇不得不连沾因果这种后患严重的杀招都用出。精神毫无疑问是紧绷的,直到此时,局面似乎回到了稍落下风的均势。他才有心情找齐正言沟通,以退为进引起话题。

齐正言默默点头,没有推辞,理想远大,故而得积少成多。

见齐师兄不接自己话茬,孟奇只好硬着头皮道:“其实功法机会的平等获得并不一定与世家门派冲突,齐师兄你可以先找个偏远地方尝试,以小观大,比如适龄者统一进入武学,开窍功法是你们提供的最好几种,资源保证基础,想多要就得自强不息,更加努力,完成目标,在此之后,则严格考核,只论武功心性,不讲所谓的素质,不给世家大族留下空子,通过考核者,则能得传外景功法。”

“虽然这不能消除祖上积累而来的优势,但至少保证了努力者有机会追上。”

“如此一来,其实是改良后的门派,与天下诸大势力矛盾较小。”

“若想推广,需要强力控制世家和门派,控制天下各处的朝廷或大势力,但并非你死我活的立场。”

齐正言静静听着,不时颔首,对孟奇描述的方式颇有认同之感,末了,他沉默一阵,缓缓开口:“孟师弟你向有大才,非我能及,改造墨家学说之事就对我启发很多,如今提供的办法更有千锤百炼之感,非常适宜。”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正色道:“不知是你太过良善,还是刻意不想,总抱着一种近乎天真的态度,想着各家都好,想着双全之法。”

“你提供的办法确实会降低不少冲突,但他也确确实实损害了世家和门派的利益,若人人功法平等,自强不息便有提升的道路,不再依赖于他们,则他们的延续和传承的根基就会动摇,他们会想尽办法扭曲类似武学的本意,若是不能,则肯定会试图毁掉。”

“这是根本利益之争,不死不休,或许单个世家子弟和门派弟子会认同,但整体而言,没有可能化解。”

孟奇怔怔出神,非是自己想不到这点,“教科书”写得很明确,而是下意识避开了残忍。

世安得双全法?

齐正言侧头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说,两人之间一阵沉默。

眼看快要抵达营地,孟奇思绪回归,道了一句:“我们该怎么唬弄苗虎?”

“不用唬弄。”齐正言突然摊开左手,里面有一张血色妖异之符,满是苗虎的气息。

“这?”孟奇疑惑皱眉。

齐正言淡然道:“苗虎精血所制的本命符,一经催发,生不如死。”

“你向他讨要精血不仅仅是为了寻找苗聪?”孟奇顿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齐正言低沉道:“寻找苗聪还有其他秘法,讨要精血一是为了控制,一是可以试探他对苗聪之事知道多少,若了解苗聪没什么危险,肯定不会给予。”

他再次看了孟奇一眼:

“日后记得,不要将精血给任何一名邪魔。”(未完待续

ps:习惯了十二点半更新,起来晃荡了一大圈才记起自己还没发布!

求推荐票和月票~

...

镇江治疗早泄方法

海南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日照治疗早泄费用

镇江治疗早泄费用

海南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小儿便秘推拿
小孩积食是什么症状
小儿便秘怎么调理
孩子便秘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