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十天神境 第二十六章 朱字令牌

2020-01-18 13:33: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十天神境 第二十六章 朱字令牌

不管无极门内的弟子有多么恐惧,阎丹晨此刻已经离开了无极门。他用来作诱饵的魔晶,还没有完全收回。当然,不是他不想收回,而是他实在是有心无力,最后一击施展了圣品武学,抽空了他的所有力量,所以之后为了震慑一群无极门弟子,只得动用阎王令投影。阎丹晨担心自己再耽搁下去难免露馅,便趁大家还没发现端倪时逃了出去。

对于这一diǎn,阎老很是欣赏,用他的话説,就是“能屈能伸,勇敢坚强,当机立断,能正确判断敌我形式,是个好苗子!”

阎丹晨对于阎老的评价很是无语,不过,他认为自己这次还是有收获的,这次战斗,不仅使阎丹晨增长了不少战斗经验,还提升了自己对战斗的感悟,最重要的是,阎丹晨初次使用《焚天化地决》,让他对着门武学多了不少感悟。

此刻,阎丹晨正在骑马去铁龙城的路上。

阎老抱怨道:“为什么非得现在赶往铁龙城呢!弄得我连觉都睡不了了!“阎丹晨无语道:“你还睡觉呢!”

“当然了,你不睡觉,难道还不让我睡觉?可怜这马背上太颠簸了,弄的人睡不着!”阎老抱怨道。

阎丹晨满头黑线,是我在骑马好不好!你丫的能感觉到什么颠簸?

阎丹晨没好气的问道:“在你没找到我之前,你都干了什么?”

阎老不好意思道:“之前么?由于没有轮回之体沟通阎王令,阎王令一直处于封闭状态,我一个人,阿不,一个鬼闲着没事儿,除了演化武学,就是睡觉了。”

阎丹晨不由得报了句粗口:“我*,你睡了几千上万年,还没睡够?”

阎老道:“刚醒来时还挺高兴的,时间长了才发现,原来睡觉还挺舒服的,就喜欢上睡觉了!”

阎丹晨大汗!没想到这货睡觉睡的太久,竟然睡上瘾了。

远处,一个黑色的轮廓出现,阎丹晨喜道:“终于到了!”

距离铁龙城越来越近,阎丹晨也逐渐看清了铁龙城的情况,突然,阎丹晨惊讶道:“咦?怎么城门没开?”

阎老无语道:“大晚上的,哪个城门会开啊?”

阎丹晨叫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干嘛不早説?”

阎老喊冤道:“我早就告诉你了啊!”

阎丹晨咬牙道:“你什么时候告诉我了?”

阎老道:“刚才我不是一直让你停下来先睡觉嘛!”

阎丹晨无语道:“我*,这也算?”

阎老嘿嘿笑道:“当然算了!”

阎丹晨无语,敢情自己被这老货给坑了!

“算了,不管了,先过去再説。”阎丹晨自语道。

阎丹晨来到铁龙城下,这才发现铁龙城的城门并非完全关闭,在城门侧面有一个xiǎo门,几名卫兵正在值夜班。

“站住,干什么的?”一个卫兵看见阎丹晨走来,问道。

阎丹晨回道:“赶夜路的,想进城。”

卫兵道:“想进城,你有铁龙城的令牌吗?”

阎丹晨一愣,道:“什么令牌?”

卫兵道:“没有令牌,那就登记姓名,然后到临时住店去过夜。”

阎丹晨不悦道:“谁説我没有令牌了?呐,给你!”

卫兵接过令牌,翻过来一看,不由得大惊道:“朱字令牌!”

阎丹晨很惊奇,看来这令牌不简单啊!

那名卫兵很慌张的道:“不知大人来到,有失远迎,还望大人见谅!”

阎丹晨挥挥手道:“没什么,现在我能进去了吗?”

那名卫兵慌忙道:“当然当然。”

阎丹晨走进门内,忽然又问道:“这令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那名卫兵惊讶道:“大人您不知道?”

阎丹晨道:“汗,这是我第一次用这令牌,给我令牌的人又没有告诉我这令牌到底有什么用,你今天问我要令牌,我才知道这令牌还有用处,此前我一直以为这玩意儿只是个装饰品!”

那名卫兵道:“原来是这样啊!那xiǎo人就给大人説説,这铁龙城共有五种令牌,正面都是一样的,背面却有不同,第一等的上面的字是民,是铁龙城普通居民的令牌,第二等的上面的字是兵,是铁龙城军队的令牌,第三等的上面的字是卫,是铁龙城近卫军的令牌,第四等的上面的字是族,是铁龙城两大家族金家和林家的令牌,第五等的上面的字就是大人您手中的令牌上的那个朱字,这是城主府高层才能拥有的令牌!”

阎丹晨diǎndiǎn头,又问道:“那这令牌到底有什么用?”

那名卫兵道:“这令牌也是身份的象征,令牌等级越高,地位也就越高,拥有的权利也就越大,据説拥有朱字令牌的人,地位等同于城主大人呢!”

阎丹晨惊道:“这么厉害?”

那名卫兵道:“大人,确实是这样。”

阎丹晨diǎndiǎn头,忽然又问道:“对了,那个金家是干什么的?”

那名卫兵道:“是这样的,金家是铁龙城除城主府和林家的第三大势力,金家是老牌铁匠生意,最出名的金山第一楼就是金家的,那可是整个汉阳平原最好的铸造楼!”

阎丹晨意外的diǎndiǎn头,没想到这金山第一楼竟然是金家的产业!

那名卫兵道:“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吗?”

阎丹晨道:“没什么了,你可以走了,我要进去了,奥,对了,你叫什么?”

那名卫兵显得十分激动:“xiǎo人不才,大名霍丰!”

阎丹晨道:“好的,霍丰,我先进去了!”

霍丰道:“恭送大人!”

阎丹晨走进城内,阎老不停的抱怨:“现在人怎么都这样,一diǎn防备也没有,有个什么令牌就放行,也不怕出什么问题!”

阎丹晨道:“好啦,你想太多了,你的那些xiǎo心都放到肚里去吧,这儿的治安还没有你想得那么糟糕!还有啊,你就那么想让我去那个什么临时住店去住一宿吗?听那名字,怎么都感觉是监禁啊!”

阎老不服道:“现在不是非常时期吗?再説,你连深山老林都睡过,还在乎监禁吗?”

阎丹晨一头黑线,不服不行啊!

秦皇岛市中医院怎么样
郑州大学二附院怎么样
甘肃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莱芜治疗盆腔炎费用
邢台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