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海归企业家:在中国看不见的成本与看得见的成本

2019-10-08 22:51: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全世界各国对投资和企业的渴望和热情都是一样高涨,如果“看不见的成本”越来越小,这个地方就充满魅力 多年来,各地政府都使出“十八般武艺”招商引资,比如税收和地价优惠、标准厂房价格打折等。从加拿大归来的田军就是这些优惠政策的受益者,他把优惠政策称之为“看得见的成本”。正是由于这种“看得见的成本”很低,他才在重庆成功创业,成为当地现代化汽车模具生产的开创者。 然而,回顾自己的创业历程,田军却是喜忧参半。他对本刊记者说:“在中国创业,‘看得见的成本’很低,‘看不见的成本’却很高。” 首次创业受挫移民国外 田军1988年从西安交通大学动力机械专业硕士毕业,1992年离职“下海”,1996年进军锅炉行业。 锅炉行业属特种设备行业,需要相关资质,民营企业很难获取。因此田军决定控股青岛一家国有锅炉厂,并和锅炉厂厂长谈妥相关事宜。然而,后任厂长却改弦更张,不同意被控股,田军前功尽弃。他说:“本来什么都谈好了,换个领导就不行了,不确定因素太多。” 在青岛碰壁的同时,田军面临一个更大的危机:公司被近千万元欠款拖得寸步难行。他不得不到处打官司追欠款,由于执法不力,即使官司打赢了也追不回钱来,诉讼费却照交不误。那段时间的艰苦追债经历就像一场噩梦,至今令他心有余悸。截至目前,仍有600多万元欠款没有追回来,有的是别人赖着不给,有的已经过了诉讼期,全部成了死账。 谈起此类信用问题,田军又举一例,1996年他在广州市购买了两套住房,但因开发商手续不全,至今也没拿到房产证。他说,“开发商不讲规矩,和购房人有什么关系?根子还是政府没有维护好经济秩序,这种‘看不见的成本’太高了。” 信用严重缺失,沉重地打击了田军的创业热情。1996年底,田军和家人一起移民加拿大。2001年,他关掉了自己在广州和青岛开办的企业,只想在国外一展宏图。 面对中国市场调整创业方向 2003年,田军到美国西北大学攻读EMBA时,在底特律遇到率团访问的重庆市市长王鸿举。王鸿举找到田军和一些从事汽车技术研发的华人,请他们回重庆创业。2004年2月,田军EMBA刚刚毕业,就和另外3位美籍华人一起踏上了回国的征途。 田军的海归团体起初搞技术服务,在重庆市高新技术开发区注册了DSI数码模系统(重庆)有限公司。他们把在美国积累的十多年做汽车模具的经验,在商用CAE分析软件基础上形成自己独特的二次开发专家系统,为汽车生产企业提供技术服务。 他们做的第一单就是“力帆520”模具,担当“模具监理”角色,对11个汽车外覆盖件进行监理和指导,使刚刚进入汽车制造领域的力帆集团成功开发了汽车产品。后来,他们又为北汽福田等不少公司提供技术服务,获得了同行的认可。 然而,中国的企业更喜欢购买设备而不是购买技术,也舍不得前期投入,同时,一些传统的模具工程师和钳工对这种新技术也很抵触。对此,田军的团队认识到,中国的技术服务市场还不成熟,专家系统的威力也发挥不出来。因此,他们转变思路,用自己的技术做实业,建一个现代化汽车模具生产企业。 期待政府扶持更准确 刚开始,田军团队创业资金不足。在重庆市政府鼎力相助下,2006年他们兴建了数码模车身模具有限公司,其中重钢集团占股41%强,开创公司占股31%强,田军团队占股27.92%。企业由田军团队经营,田军任总经理。 2007年下半年,数码模车身模具公司正式投产,预计今年订单就能达到4000万元,年底即可实现盈亏平衡。 正当公司快速发展之际,两家国有股份公司提出撤出资金。这一是因为开创公司是重庆高新区设立的专门“孵化”公司,他们希望企业创业成功后,收回投资再去孵化新企业。二是因为重钢集团整体搬迁到长寿后,没有精力和热情来关注数码模车身模具有限公司。 这迫使田军的团队再去选择新股东,分散了经营注意力。田军认为,国有资本投资数码模,代表政府做了一件好事。但国有资本也应赚钱,这种政策性投资应该变成商业性投资,以求更大的回报。他认为,“政府不能把政策性投资当成胡椒面撒,政策不连续会影响企业经营,也不利于投资的回报。” 另一方面,政府还可以给创业者提供好的服务。田军说,发达国家解决就业主要依靠中小型企业,很鼓励中小企业发展。“政府会教你怎么投资、怎么开公司,每个政府都有专门机构免费帮你出主意。政府的投资网站上,总是教育普通老百姓怎么投资股票、债券和教育。此外,国外注册公司门槛也低,只需要一元钱。” 希望看不见的成本越少越好 田军说,在我国不少城市,除了信用、政策等成本外,其他一些“看不见的成本”也很高,比如融资成本和信息成本。 以汽车业为例,如果购车可以贷款,中国汽车业就会发展得更快些。还有信息成本。做企业,资金和信息几乎同等重要。信息能告诉你市场上需要什么,流行什么,最新的技术在什么地方。技术领先维持不了多久,还有更新的技术出现。所以,企业家最怕看不到的技术和竞争者。 因此,创业者都会选择信息发达的城市投资,对那些所谓的政策优惠并不看得很重。比如,中国举办汽车国际展览会,一般都集中在北京和上海,因为北京和上海的信息最发达,科技最发达,商流和资金流高度集中,创业者可以在这种环境中获取更多有价值的信息。而在中西部一些城市,很难找到风险投资企业,很难获取有用的信息。尽管当地政府采取多种措施挽留企业,其机会成本依然偏高。 田军说,现在不仅是中国,全世界各国对投资企业的渴望和热情都是一样高涨,税收减免的政策大同小异。但企业并不看重这些,看重的是有多少“看不见的成本”。如果“看不见的成本”越来越小,这个地方就充满魅力。□文/记者王金涛 储国强

济南糖尿病医院要多少钱
北仑大港医院周日有专家吗
济南糖尿病医院是医保定点吗
北仑大港医院专家号多少钱
济南糖尿病医院手术贵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