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帝景决第五章杂役

2020-01-20 02:00: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帝景决 第五章 杂役

那带符轩二人来到烟雨阁的两位门人带着符轩二人往广场侧边的羊肠小道走去,没有入烟雨阁,显然是没有资格踏着白玉阶梯前往烟雨阁山门的,甚至那杂役处也只是在山脉的中部,并未到达顶峰。

露水随着符轩二人的脚步,晃动了两旁的小草,一滴一滴落在泥土中,带着芬芳的清新气息。

俗话说山路十八弯,在不知道绕了多少个弯之后,终于有了人的声音。

“嘿,哈……”不绝于耳。怎看都是习武之声,符轩都有点疑惑了,这真的是杂役处么?

奈何前方壁立千仞,无从辨别。

所谓望山跑死马,在经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呼喊声也是越来越大,终于是绕过了那石壁,蓦地眼前刺痛,白色的阳光灼得符轩二人看不清眼前的一切,被高耸的石壁挡住的阳光终是洒到了符轩几人的身上。

符轩揉了揉眼睛,适应了太阳的强光,定睛一看,数十间错落有致的木屋分布在一个山谷周围,百十人正拿着一柄柄青色的斧子,用力的劈着粗壮的木头。竟是发出“叮叮”的声响。

“嘿!”

只见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身子半蹲,用力的将斧子抬到了最高,旋即带着下冲的惯性猛的挥下。

符轩望向关奕道:“那人怎的砍个木头用这么大的力气?这木头要直接被劈飞吧,要是砸到旁边的人就不好了。”从小佛家的熏陶,让符轩有一颗善良的本心。

不等关奕说话,斧子便是与木头狠狠地撞击在了一起,然而,木头并没有应声而飞,斧子仅仅是入木三分,随即大汉拔出斧子,抡起斧子,又一次的蓄力,下劈,如此四次,方才将这节一人粗的木头一分为二。

符轩一脸的震惊,望向旁边的子兴道:“这斧子不会是没有开锋的吧?”

子兴淡淡看了符轩一眼,道:“这便是杂役房最基本的一项功课,是否开锋,自己试试便知道了,求道之路,还未开始你便已经败了,自己探索而得到的,永远比别人告诉你的要准确,也更能让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好了,走吧,去把你们交付给管事我们也便完成了师傅的嘱托,是否能够成为师兄弟,就看你们自身的努力了。”

说罢,便是带着二人往其中一间较大的木屋走去。

……

“莫管事,弟子子兴,受师傅所托,送他二人到杂役处锻炼三月,望管事接纳。”

首座上一个肥胖的中年人挺了挺肚子,肥大的眼皮缓缓抬起,看了看子兴,又瞄了瞄符轩二人道:“那老家伙终于舍得收弟子啦?”说着,一只手拄着椅子把手缓缓站起身来,一瘸一拐的向符轩走来。

符轩一惊,怎的这管事居然是一个瘸子!

莫管事像是看到了符轩眼中的惊讶,眉毛一挑,本是离符轩三丈远的距离,瞬间便是到符轩跟前,贴着符轩的脸道:“小子,有什么疑惑么?”

符轩赶忙摇头,心里却是道:“原来这胖子也是深藏不漏啊。”

莫管事阴测测的笑了几声,转头向子兴二人道:“你们先回去吧,这两个小家伙就交给我了。”

子兴二人赶忙作揖退下。想来怕是这莫管事也是有什么让子兴二人害怕的地方。

莫管事待子兴二人完全不见踪影时,方才背着手,在这个不算宽敞的房间中一瘸一拐的缓缓踱步,良久才开口道:“你们求道是为了什么?”

关奕不假思索的道:“教化世人,守护神州大地。”

莫管事笑着摇了摇头,看向符轩道:“你呢?也和他一样么?”

符轩皱了皱眉,像是也在问自己为什么求道?是为了守护神州?还是为了什么,好像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想起了与世无争的无妄大师,想起了天华山的盗寇,想起了刀子嘴豆腐心的黑衣少女。最终缓缓的道:“我不知道求道是为了什么,但是我知道这是我人生的一部分,我不想在时间的长河中碌碌无为,就这样消失,我只想我身边的朋友能够平安,健康。若是在神州需要我的时候,我能贡献出我的一份力。”

莫管事没有说什么,不知何时,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根木杖,像是长时间的站立,让他很是疲惫,拄着拐杖,佝偻着身子。

“杂役处,是提供整个烟雨阁木材使用的地方,同时也是新入烟雨阁弟子的第一道考验,若是过不了,怕是得一直留在这里或者选择离去吧。你们莫要以为这木头是凡木,常年累月的受烟雨阁的感染,在普通的石头也会变得不再普通,何况这青栎树本就有仙根,更是不凡。”

“我说怎么刚到这里时看到一个壮汉全力劈下去也才入木三分,还以为那斧子没有开锋呢!”

莫管事嗤笑道:“没开锋?那斧子可是削铁如泥,算是黄阶法器了!而青栎树全身都是做法器的极佳材料,随风摇曳?那是不存在的。青栎树叶成熟后显墨绿色,会自己从树枝上脱落,可直接入地十丈,那青栎树林环绕我烟雨阁东西两面,是我烟雨阁的天然屏障,若是修为低者勿入这青栎树林怕是十死无生。而青栎树的枝干比钢铁还要坚硬,是做建筑和法器的极致之选,而你们入门功课便是将一截两米长的青栎木均匀的分割成十分,这可不是简单的任务啊,好了,多的不说了,西侧定头两件木屋便是你们暂时的居所,里面各有一柄青栎斧,那便是你们的第一道试炼,好久没说这么多话了,散了吧。说罢,人便是瞬间回到了那藤椅上,慢悠悠的打起了盹。”

就在符轩二人正要跨出门槛时,莫管事的声音又出现在了耳边:“修行,修的是心,天下那么大,你们如何去救?人力有所尽时,守护好自己想要守护的便好,莫要到头来,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在这世上。”说到最后,已是渐渐哽咽了起来。

符轩二人对视了一眼,皱了皱眉头,心里藏不了疑惑的符轩开口道:”莫管事为何这样说?“

”哼。不该问的别问,继续做你的英雄梦去,世上道者皆英雄。唯我明哲保身罢!“

明明好心的一句话,换来的却是强烈的不满,符轩还想要争辩什么,只见关奕赶忙拉着他往外走去,在神州摸滚打爬这么多年的关奕,深知一些修行者脾气古怪,若是得罪了他们可是没有好下场的。

被关奕带出来的符轩看着关奕,十分不满的道:“那胖子如此不领人心意,说变脸便变脸,怎有这样的人?怪不得这般年纪了还在为烟雨阁守着杂役处。”

关奕苦笑着为符轩解释解释道:“你也少说两句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观点,当你不如别人的时候,是不允许有你自己的看法的,这世界便是如此,实力为尊。你实力强,你便有话语权,在你还没有实力前,少说话,多修炼才是对的。”

安吉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市牛皮癣专科医院
黑龙江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吉林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镇江最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