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成思危病榻作詩慶生不做雄鷹做雛鷹

2019-11-09 07:31: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成思危病榻作诗庆生:不做“雄鹰”做“雏鹰”

“畅游人间八十年,狂风暴雨若等闲;雏鹰展翅心高远,老牛奋蹄志弥坚;未因权位抛理想,敢凭刚直献真言;功成名就应无憾,含笑扬眉对苍天”7月12日0时34分,用56个字总结了自己80年人生的经济学家成思危,静静地离开了大家

“风险投资之父”“创业板之父”……这是业界给予这位经济学家的称号成思危一生致力于虚拟经济领域的研究,构建了虚拟经济的基本理论和方法体系,创立虚拟商务学科,积极探索中国本土经济理论,推动了中国风险投资事业的发展

不仅是教授,更是慈祥的爷爷

一个多月前,成思危在病榻前写下这首诗为自己庆生很多人并不知道,这首诗曾修改过一个字

中国科学院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石勇告诉中国青年报,成思危先生当时写完以后,想了想,特意把其中的“雄鹰”修改成了“雏鹰”

一字之差,意义深远“成老师改这个字,是想让自己既有青春活力,又能保持谦和的心态”石勇说

谦和,是许多人在回忆这位经济学家时使用频率最高的词

在石勇的印象中,成思危最大的特点是谦和“成老很有长者风范,完全没有架子虽然有很多荣誉,但他还是最喜欢别人叫他教授”

在成思危的学生眼里,他不仅是一个教授,更是一位慈祥和蔼的爷爷

鲁晓琳是中国科学院大学博士二年级学生,导师是成思危在没有成为成思危的学生时,她就已经听到很多老师对成思危的赞誉,而在成为他的学生后,鲁晓琳更是深有体会

“最初成为他的学生很紧张,毕竟成老师的威望和名气摆在那里,总担心自己无法达到老师的要求”但很快,鲁晓琳就打消了这个疑虑因为每次见面,成思危都会和学生一起开诚布公地谈论学术上的问题,听取学生的意见

“如果我们在忙的时候,没接到他的,他还会耐心地发来短信告诉我们有什么样的事情需要一起交流”鲁晓琳说,他处处为学生着想,在过去两年里,自己更像是和一位爷爷在沟通“成老师虽然公务繁多,但作为导师,每个月都会定期找我们开几次讨论会”

“他一点也不像是位高高在上的领导”回想起2013年10月第一次采访成思危,工人杨召奎印象深刻在杨召奎印象中,成思危温文尔雅

采访快结束时,杨召奎递上了一本母校老师出版的专着《报人成舍我研究》“当我把这本书递给他时,成老师连忙从沙发上起身,双手接过这本书,并连声道谢”在杨召奎看来,成思危不仅为人谦和,作为着名的经济学家,在学术方面,严谨治学的态度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杨召奎当年对成思危专访稿长达万字,虽然稿件已经被成思危的秘书审读,但成思危仍然亲自作了不少改动,并给出“此文很长,错误不少,我已尽量改正,请你再看一遍,如无大错即可发出”的回复那次采访过后,杨召奎才听说,成思危当时已经有病在身

骨子里的学术热情,挡也挡不住

“成老师是一个善于接受新生事物的专家,他的一生都在不断探索新的方向,并积极去推动发展,既推动新生事物的发展,又知道如何防控风险”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黄震告诉

这种对新生事物的研究探索表现在成思危的学术研究上

石勇认为,成思危对经济学研究最深远的影响在于建立了虚拟经济学科,为当下的经济发展和研究指出了一个新的方向“成老师对虚拟经济的一些研究观点还被写进了‘十六大’报告”石勇说不仅如此,成思危对金融风暴的洞察为我国预防金融风暴提供了决策参考

对我国经济学研究的贡献还有风险投资与创业板,尤其是对创业板的研究与呼吁,最终推动了创业板的落地

今天上午,当得知成思危辞世的消息后,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最先想起的就是2008年初在一个论坛上和成思危的交流

2008年初,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举办中国资本市场法治论坛,成思危就《物权法与投资者权益保护》的主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据刘俊海回忆,当时有学者质疑物权法的作用,认为穷人的打狗棍不能和富人的宝马别墅一样保护,但成思危并不这么认为“他直言不讳地在现场指出这个观点的错误,并形象地比喻,我们保护好打狗棍,就是保护好民众的财产”

让刘俊海印象深刻的是,当时成思危一口气说了40多分钟,对证券市场以及法律层面的分析十分透彻,观点鲜明在他看来,成思危骨子里学术的热情,挡也挡不住

在黄震看来,就像他的名字,成思危总是心忧天下,针砭时弊,居安思危

2013年,黄震在研究互联金融概念的时候,很多专家都不理解,可成思危却对互联金融很有热情在成思危的支持下,互联金融研究中心成立

从工科转行,投向经济学,当年成思危的人生选择,也在悄无声息地影响着别的学者,刘俊海就是其中之一

“很多人并不知道,我当时成立商法研究所,之所以把‘商’和‘法’相结合,就是受到了成思危老师的影响成思危并非科班出身,是从工科转向经济和管理,成老师能把工科、经济学融会贯通,而且在经济和法律两方面都有十分深入的研究,当时学校正在成立相关的研究所,我就想可以把‘商’和‘法’合在一起,做跨界深入的研究”刘俊海说

今年5月,当成思危的博士生郭琨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有些消瘦然而,躺在病床上的成思危在和学生们谈到自己正在计划出版的新书,却仍然很有精气神儿

忙着为导师筹备悼念仪式,郭琨最大的遗憾就是,成老师未能看到这本书出版在他的学生看来,这本书,成了老师最后留给他们的精神财富

腹泻可以用远大医药立可安吗
最快的止泻方法
金振口服液生产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