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道 第672章 归营

2020-01-16 23:24: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道 第672章 归营

?道贤未曾防备,口中闷哼一声,脸色直接煞白,口中溢出一丝血迹,被直接拿下,眼中尽是怒火,却死死紧咬住牙关未曾继续开口。《》

“将军,此人乃是青云公萧晨的心腹,当日暗中送夫人离去之事他也曾参与。只要将军审问一番,必然可以从他口中知晓一切,就能知道本官等人都是冤枉的。这件事情,从头到尾本官等人都被蒙在鼓中,都是青云公萧晨自行谋算,与我等无关啊!”副使急忙上前两步,急急开口,欲要摆脱身上的罪责。

固伦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未曾理会此人所言,淡淡开口,“将戎国使团修士暂且关押进御林军营地,等待陛下圣裁!”

整个戎国使团,数十万修士乖乖束手被擒,被封禁了修为,收缴了一切储物宝物,关押进入一座独立的营帐中,周边有御林军将士巡狩,不许任何人接近。

固伦完成任务,归返大帐向统领复命。

璋霖微微点头,道:“本统领已经写好了奏报,将以加急通道送回蓟都,听候陛下处置。但此事绝不可能没有半点牵连,你等心中要做好应有的准备...”

但此番他尚未说完,营帐被突然挑起,他麾下亲军大首领快速步入帐内,肃然行礼,道:“统领,夫人安然归返大营了。”

璋霖眼角青筋微微一跳,脸上神色虽无变化,真正熟悉他的人却会明白,他此刻心绪必然是一片暴虐,深深吸了口气,方才缓缓开口,“消息可否准确?”

“巡狩边军已经将夫人迎入军营,潇越王派遣修士前去慰问了,应该不假。”

璋霖微微点头,潇越王既然已经有所行动,事情自然就无错了。当真没有想到,这位夫人倒是好大的运气,进入混乱星空葬场中,竟也能全身而退。

“诸位,既然夫人已经入营,你我自然要去拜见,这便随本统领前去吧。”

“是。”

两侧诸校尉纷纷起身,脸色欢喜。本以为难逃一番责难,不曾想峰回路转,夫人竟安然归返,自然让他们心中欢喜。

“统领,既然夫人已经归返,那戎国使团当如何处置?”固伦恭谨开口。

璋霖脚下未曾有半点停顿,迈步间淡淡开口,“既然夫人无事,便将他们放了吧。”

语落挑帐而出,带领身后一众武将驾驭遁光而走。固伦吩咐人释放戎国使团,转身紧随其后。

...

“夫人,军营中一切简陋,还请您暂且居住在此,等到一切安排妥当,便可动身赶往蓟都。”边军中一名文官恭谨开口,以潇越王的身份,即便是燕皇夫人也没有让他亲自前来迎接的资格,特派遣此人来安排一切。不过这位潇越王显然知晓了一些事情,吩咐麾下对这位夫人毕恭毕敬,未曾有半点怠慢。

诚诚高坐帐中上首,此刻闻言点了点头,神态平静安然。

“潇越王已有吩咐,若夫人有何需要,但请开口就是,我边军大营势必会满足夫人的一切要求。夫人一路劳顿,下官便不再打搅了暂且告辞。”

这名官员恭谨言罢,退后两步,方才转身离去。

下首,萧晨与燕明月、燕元灵两人立在一侧,此刻正欲开口告辞离去,帐外传来护卫军通传,“夫人,御林军统领璋霖求见。”

燕明月闻言口中低哼一声,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燕元灵也是一副淡漠的模样,神态间露出淡淡冷意。

萧晨目光在两人身上微扫,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传。”

诚诚微微点头,身侧侍候的婢女扬声开口,“宣御林军统领璋霖入帐。”

帐门被挑起,璋霖阔步而入,目光在上首少女身上扫过,恭谨拱手行礼,“臣御林军左都统领璋霖,参见夫人!”开口间神态恭敬,没有半点异色。

“璋将军不必多礼,请起。”少女开口,自有尊荣之气淡淡流露,再加上她如今的身份乃是燕皇夫人,令人心中不觉微凛,更多几分敬畏。

璋霖眼中异色微闪,应是起身时已恢复平静,“末将奉陛下旨意前来边境迎接夫人,不想却听闻夫人落入混乱星空葬场,心中焦急难安,如今见夫人安然归返,心中始才安定。我御林军一部已准备妥当,可随时动身护送夫人赶往蓟都,待夫人在军营中稍事休整,便可决定何时出发。”

“有劳璋将军了,我如今尚有一些疲倦,待休息一下,便可动身。”该有的命运,既然无法躲过,便只能去坦然面对。对燕皇与燕皇宫,诚诚心中没有任何印象,却也并无半点畏惧。

“夫人请及早休息,末将先行告退。”璋霖行礼,转身大步离去,其目光自始至终都未曾向萧晨、燕明月、燕元灵三人看去半点。

萧晨目光微闪,倒是不将他的态度看在眼中,倒是燕明月脸色越发难看,在燕元灵目光示意下,方才没有发作出来。

“夫人,臣等告退。”萧晨三人同时拱手行礼。

少女点了点头,轻声开口,“青云公,回到使团后,还请国公让云姨尽早过来。”

萧晨应是,三人再度行礼,转身离帐而去。

诚诚看着他的背影,微微低首,不让人看到她眼底的一丝不舍与苦楚,口中幽幽叹息一声,道:“我累了,你们服侍我暂且休息吧。”

“是,夫人。”

数名军中专门准备的婢女恭谨开口,引领少女向后方起居室走去。

军帐外,璋霖未曾离去,而是派遣麾下亲军,接掌了边军对夫人的安全护卫之事。作为燕皇钦点的迎亲御林军,职责所在,此举也算合乎情理。

燕明月神色僵硬,向萧晨拱手一礼,道:“本官先行告辞,待安置妥当,再来宴请国公。”

燕元灵对萧晨微微一笑,他虽然至今尚不曾知晓萧晨究竟有何手段,竟能让燕明月如此看重,但态度却颇为友善,毕竟谨慎一些,总是无错的。

但就在这时,却有淡淡声音传来,“燕元灵,你我许久未见,怎的如此着急离开,莫非便不想来与本将打过一声招呼吗?”

璋霖嘴角挂着一丝冷笑,目光平静,却弥漫着淡淡寒气。

燕元灵身体陡然一僵,停顿一吸,方才缓缓转过身来,脸色阴沉如水,“璋霖,我想你我二人之间,应当无话可说。”声音虽然平静,但其中那股子冷意,却如冬日寒风,钻入血肉让人心神皆寒。

“哈哈,你我怎样说也算是旧识,即便当年统领之争,关键战中你败在我手,又何必苦苦嫉恨至今?莫要忘了,当初若非我手下留情,你如今怕是不能再站在此处了,莫非心中竟没有半点感激之心吗?”

“璋霖!”燕明月口中低吼一声,体外煞气轰然破体而出,一双眼眸死死落在此人身上,透出滔天怨恨。

燕元灵神色微变,伸手搭落在燕明月肩头,沉声开口,“师弟,莫要动怒,自乱分寸。”

燕明月神色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深深吸了口气,将心中暴怒情绪生生压下。如今璋霖是御林军统领,若此刻与他发生冲突,必然会引起他身后力量的趁势攻击,对他回到蓟都后加封受赏不利。

“璋霖,当年的事情孰是孰非,你心中应当清楚,既然已经达到了自己的心愿,便不要再咄咄逼人了。”燕元灵沉声开口,目光毫无闪避直逼此人看去。

璋霖似乎对燕元灵心存几分忌惮,冷笑一声,倒是未曾多言。

萧晨在旁看得真切,他之前心中便有猜测,燕明月与这璋霖之间似乎有着一些间隙不睦,但此刻看来似乎还是小瞧了两人间的仇怨,方才他感应的清楚,这两人都已动了杀机,若非各自按捺,怕是已经放手厮杀。显然这份怨恨,非同一般啊。

燕元灵向萧晨无奈一笑,伸手拉住燕明月准备离去,但就在此刻,却又有十数道遁光落下,看清后正是戎国使团等人。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鄱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阿勒泰地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南宁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扬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