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聊聊初次创业企业如何Zuo Si在牛X组织上

2019-10-12 19:34: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听过不少大佬的“道理”,却依旧折腾不出一个“去中心化的互联网组织”。这边厢,自己和咨询小伙伴们谈起道理来还头头是道,那边厢我与创业小伙伴落地操作起来却总是不得要领。必须说,那些炒坏了的案例其实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不管是海尔张瑞敏的“节点闭环式的网状”组织,小米实践的“扁平化”组织,还是加里哈默教授在《管理的未来》引用过的包括 Google、戈尔公司等在内的数个著名管理创新公司的案例。

终于,经过众多咨询实践和宝贵的数次创业教训后,我才明白,“太阳之下无新事”, 君不见,所谓天下无敌的“去中心化互联网组织,只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可的忽悠工具罢了,所以大家千万别当真。因为,组织的问题归根到底都始于“资源”、“商业模式”、“团队”优化配置和互相博弈的问题。

抱土豪,分田地——围绕资源禀赋打造组织

创业的原始动力和信心,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初创团队的资源禀赋,如行业关系、专利产品、专业能力等等。如果创业企业的资源禀赋是相对分散和均质的,那么“去中心化”就是维持重点团队稳定的必然选择。本来分工明确的一个互联网产品团队揭竿起创业,互相之间依赖性极高,企业核心竞争力其实是整个团队,组织的“去中心”化则是博弈后的自然结果。

反过来,即使知道拥抱资源的结果也许会带来团队内部先天性的非均质关系, 也不应自废武功,为了“去中心”而“砍存量”。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有“田地”的“土豪”当然要先抱住他们的大腿。对于创业公司来说,第一步还是要本本分分地把公司立起来,活下去,让最有综合资源和禀赋的人自然形成“中心”,这样对于组织来说,有利于更好地稳定核心竞争力,形成向心力,也更有利于稳定团队和招募精英。

围用户,促生产——围绕商业模式打造组织

不同的商业模式需要不同的组织支撑。围绕线上打造的商业模式,由于准入门槛低而竞争激烈,新的供应总是不断刺激着消费者新的需求。如果想要快速地引导或响应消费者日新月异的需求,一个“去中心化”的组织,确实可以让团队每一个人都能听到线上的呼声,有助于更快地决策,更好地创新。

然而,今时今日,纯线上创业机会早已跟慢慢跟这一代创业者绝缘,除非你像扎克伯格之流的技术大神一样能进行技术驱动型的创业。回望我自己以及身边人的几个创业尝试,无不是选择通过线下切入,企图先通过稳步落地深耕扩张,再伺机连接线上。线下用户为主的商业模式,由于新品初始投入大,加上占据的排他性的线下渠道,都有利于形成天然的准入门槛,所以产品周期本身很少会被剧烈影响。在线下,组织更加注重的是多触点的品控、标准化的建立(有利于扩张)和成本的控制,所以一种相对强调稳定的多层级、强中心的组织架构无疑会更加有利。君不见,国美犯过的错误比凡客多得多也严重得多,可是国美还是能够凭借着线下1000多家店“咸鱼翻身”,一跃而成2014年上半年业绩最好的家店连锁零售业。

抓壮丁,闹革命——围绕梦幻团队打造组织

乔布斯曾经说过,“我过去认为一个出色的人才能顶两名平庸的员工,现在我认为能顶50名,我大约把人生四分之一的时间用于招募人才。” 对于一个自驱力强的天才团队,去中心化的扁平组织无疑是最优选择,大家都是为了兴趣和证明自己的价值去拼命工作、互相竞争和追求卓越, KPI或者严苛的管理只会限制他们创新的动力,甚至打击他们的动力。历史上这样的梦幻团队并不少见,如携程四君子:范敏懂行,梁建章懂技术,季琦懂市场,沈南鹏懂资本,他们后来各自的成功也证明了这一点。

然而,对于很多初创企业或者中小企业来讲,大多时候由于品牌的弱势和发展的不确定性,暂且不论吸引业界的天才团队,能够用合适的成本招到人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有时甚至难免为了维系企业的发展,以量充质地打造队伍,并幻想着量变转质变。只是阿里巴巴狠狠给了心存侥幸的人一个耳光,他们创立初期的十八罗汉,如今除了三四人还在高级管理层之外,其余的都在中层或者离职——要知道,鸡蛋果然是孵化不出天鹅的啊。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都在阿里巴巴阶段性的困难时期发挥了重要作用。

既然创新在这样的队伍里是可遇不可求的,组织便需要马云一样的核心人物进行兜底和担当,以提高效率为目的,自上而下地加强管理和执行。正如史玉柱所说的,“多引进战术人才,少引进战略人才,战略多了公司会乱”。所以对于很多不那么天才的创始团队来讲,还是果断从拼天赋的模式上回过神来,好好拼拼执行力吧,执行力强的团队也是很梦幻的。

No Zuo No Die

那些满街飞的“xx思维”、“xx理念”、“xx法则”一旦脱离了假设和背景,都具有极大欺骗性和非理性。退一万步来讲,即使这些概念被尽量理性地分析,往往到了应用层面,还是会有很多无法复制的客观环境背景。更可况,如休谟和康德所证,所谓理性也是有极大的局限的,拿大家奉为圭桌的小米七字真言“专注、极致、口碑、快”来说,不同团队对于这几个词的理解把握就存在着主观差异:老罗眼中的“极致”跟雷军眼中的“极致”肯定大相径庭(不服可优酷一辩)。这也就是为什么凡客向小米取完经回来,却依旧举步维艰——

偶滴亲,路毕竟还是拜托你自己来走的呀!

民国史里,旧中国的军队里真正招得了兵的不是“救国救民”、“驱除鞑虏”类似满嘴雄性荷尔蒙的口号,而是“分钱分媳妇”的实在接地气的政策。这让人不得不联想起新希望陈春花教授对于张瑞敏“组织不该领先于战略”的批评,说得直白一点,要有追逐性感女神的精神,也不要忘了骨感屌丝的出身。对于我等非大牛创业者,创业组织的目标必然是先活下来,再活滋润,要不要跟高富帅企业们玩“去中心”,还得看资源禀赋的需要、当下团队的需要、以及商业模式的需要。

阜阳治疗盆腔炎方法
梅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新余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阜阳治疗盆腔炎费用
梅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