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官场风云 21.第21章

2019-12-04 17:45: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场风云 21.第21章

第二天,陈兴早上到办公室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朝秘书邓青铭吩咐道,“小邓,你待会打个,让南明区公安分局的负责人来我办公室一趟。”

吩咐完这件事,陈兴就开始了忙碌的一天,每天早上刚上班这段时间,可以说是他最忙碌的时候,门外排队等候着见他这个代市长的人不少。

能够第一个进来的理所当然是市政府秘书长江秉宣,江秉宣每天早上也都要来陈兴这里溜达一圈的,哪怕是没什么要紧的事,他到陈兴这里来走一遭也是必须的,因为他的角色本身就是市政府的大管家。

今天江秉宣和往常一样,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在陈兴的办公室里小坐了一下,江秉宣想想也就提了提南州市想要上马的一个大型水电项目,目前还在等待环保部的环评报告,一旦环保部那边的评估通过了,那就得开始等国家发改委的审批了,这是最近两年内被南州市政府列为第一号文件来办的头等大事了,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也是高度重视,省委书记福佑军曾密切关注过这事,就算是现在,这事肯定也是在福佑军那里挂上号的。

江秉宣笑着说不知道能否借最近中央政府要启动新一轮重大基础设施项目投资的东风通过这个项目的审批,如果可以,那对整个南州市甚至全省而言,那意义可就非同寻常了。

“环保部那边的环评报告都还没出来,现在说这个为时尚早了。”陈兴听了江秉宣的话,随即摇了摇头,市政府这几年的重要文件他都看过了,包括这一期的五年发展计划,陈兴都认真研究了一下,南上江大型水电项目在南州市五年发展计划当中被视为重中之重的头等大事,可见这事在市政府工作当中的分量,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省委书记福佑军对这个项目的推动和热衷。

“最近经济增速放缓,有呈现下滑的趋势,中央政府屡屡提及要‘稳增长’,听说发改委那边审批项目的速度大大加快了。”江秉宣笑道,“国营钢厂那边,好像也在争取,要新上马一个项目,不过那就是省里操心的事了。”

陈兴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国营钢厂是省属国有企业,归省政府直管,倒不是他们市里想操心就能操心得上的。

江秉宣说了几句,也就离开陈兴的办公室,一个多小时的人来人往,陈兴的办公室也安静了下来,南明区公安分局局长赵翼此时已经在陈兴的办公室外等了快一个小时,自打接到陈兴秘书邓青铭的,才刚刚要从家里出来的赵翼就直接坐车往市政府的方向过来了,来时还不忘向市政府办公室的熟人打听一下陈兴找他是什么事。

毫无疑问,赵翼不可能得到什么确切答案,陈兴突然要见他,连身为秘书的邓青铭都不知道是啥事,更别提市政府办公室的其他人,赵翼想提前打探点消息的念头也就落空,只能带着揣测的心思来到市政府,心里头更是难免有些七上八下,按理说就算是有事,陈兴也不可能直接找到他头上来才是,别看他在区里也是个人物了,公安分局局长,手握实权,但在陈兴那个层面的人眼里,也就是个普通角色,要是有啥涉及到公安局的事,陈兴也是找市局的领导才是,怎么就直接点名叫他了,赵翼百思不得其解。

“邓秘书,能否透露一下,陈市长找我是什么事?”在外头等候的功夫,赵翼免不了向邓青铭问一问,那笑容,也不是一般的亲近,更是带了几分讨好。

“赵局,这事我还真不知道,您问我可就真白问了。”邓青铭眉毛微微一扬,他很享受这种被人恭敬对待的滋味,面前站的是一个公安分局的局长又怎么样,对方的官比他大,级别比他高,但还不是要刻意跟他示好,这是为什么?因为他是市政府的头号大秘。

“邓秘,晚上有没有时间,老哥我做东,请你吃饭。”赵翼已经很是自来熟的和邓青铭称兄道弟了。

“晚上有没有空还不知道,有时间的话,到时候再跟赵局您联系。”邓青铭淡淡的笑了笑,目光往旁边扫了扫,刚才进去见陈兴的最后一人估计也快出来,待会就该轮到赵翼了。

“那成,晚上我再打你,邓秘书可得赏脸。”赵翼笑了笑,又是颇为不甘的问了一句,“邓秘,你真不知道陈市长叫我过来是啥事?”

“赵局,实在是抱歉,真不知道,要不然我肯定告诉你。”邓青铭笑着摇头,想了想,还是说道,“早上陈市长到办公室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吩咐我把你叫过来,赵局,我能告诉你的也就这个了,其他就真不清楚了,不过我看陈市长跟平常没啥两样,应该不会是什么坏事。”

“好,邓秘书,有你这话就够了,晚上老哥请你吃饭,你一定得赏光。”赵翼笑眯眯的说着,也不敢大声喧哗,这会就在市长办公室外,两人都是小声交谈。

随着陈兴的办公室门打开,里面的人走了出来,邓青铭朝赵翼轻了点下头,就快速走进了陈兴的办公室,几乎是片刻的功夫,邓青铭就又出现在了门口,“赵局,陈市长让您进去。”

正了正神色,赵翼打起精神走进了陈兴的办公室,不管陈兴叫他来是啥事,第一次碰面,总不能就给陈兴这位代市长留下不好的印象。

“赵局是吧,请坐。”陈兴抬头看了赵翼一眼,朝对方招了招手,示意对方坐下,旋即开门见山,“赵局,周燕的案子,是你们分局受理的吧。”

“周燕?”赵翼愣了一下,有片刻的失神,神色有些惊疑不定,努力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赵翼已是神色如常,笑道,“陈市长,分局受理的案子不少,周燕这个人,我还真没听说过,不知道是有关什么事的?”

“哦,你没听说过?”陈兴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赵翼,“既然赵局不清楚,那就回去了解一下,我这边随时等你的汇报。”

“好,那我现在马上回去,了解清楚了立刻向陈市长您汇报。”赵翼赶紧站起身,脸上陪着笑,快步走了出去,看到站在门口的邓青铭,赵翼只来得及点头致意,也顾不得说什么,略显慌乱的身影消失在楼道口。

看着赵翼的背影,陈兴目光微凝,赵翼那些许反常的表现并没有瞒过他,只不过他不想当面揭破罢了,撇了撇嘴,陈兴对周柴风两口子说的话更信了几分,恐怕周燕的案子还真的跟周柴风说的一样,张辛军牵扯不浅。

在原地发怔了一下,陈兴若有所思,回过神来,冷不丁的见到邓青铭不知道何时已经静悄悄的站在旁边,陈兴险些就吓了一跳,笑道,“小邓,没什么事,你去忙你的,有事我叫你。”

“好,那我先出去了。”邓青铭谦恭的点了点头,在陈兴面前,邓青铭始终将自己谦卑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椅子上坐了一会,陈兴拿起拨通了张若明的。

此时此刻

.com/uploads/xiaoshuo/116.jpg>

,张若明又在和自己的顶头上司王华川针尖对麦芒,作为统计局里最年轻的一个副处长,局长又是自家老爹,王华川在局内部可谓是横行无忌,也没将什么人放在眼里过,来不来上班都还得看他脾气,要不是那当局长的父亲要他每天最起码都必须到办公室呆一下,王华川甚至于都能十天半个月连办公室都没走到。

“姓张的,你别少在我面前倚老卖老,我告诉你,要是在老子手底下干的不舒服,就给我收拾东西滚蛋,别整天给我摆一副臭脸,老子是不稀罕整你,你丫的不就是在局里多干了几年吗,在我面前摆什么谱,信不信我让你到大街上喝西北风去。”王华川指着张若明怒骂道,敢情是因为今天张若明送一份资料到他办公室里来的时候,又是一副臭脸,王华川对张若明已经忍了很久了,正巧今天心情不好,拎着张若明就是一顿臭骂,把火气全发泄到张若明头上去了。

张若明只是跟往常一样绷着一张脸,都没说什么刺耳的话,就被骂得头昏脑胀的,王华川这突如其来的怒火搞得他莫名其妙,张若明也早就看这个靠着老爹在局里当寄生虫的官二代不爽了,立马就顶了几句,两人正掐着的功夫,张若明就响了,见是陈兴打过来的,张若明也顾不上和王华川犯浑了,赶紧接起,将王华川撂在一边,懒得理会。

张若明的举动搁在王华川眼里,那更是没把他放在眼里,见张若明就在自己办公室里旁若无人的接,王华川几乎是暴跳如雷,“好你个张若明,你有种是不是,老子这次非得让你滚蛋,有本事你明天再到我面前来得瑟,等着跪地来求我吧你。”

深圳曙光口腔
河北省老年病医院怎么样
贵阳有那个医院能治疗癫痫
杭州癫痫医院哪家权威
云南看妇科病要多少钱
分享到: